当前位置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 区块链应用 > 虽然稳固,但是也有缺陷。

虽然稳固,但是也有缺陷。

“之前比特币暴涨时,我买的矿机,本来预计4个半月回本,结果一个月就回本了。”某海外“矿工”近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。

全世界逾70%的比特币算力集中于中国。自去年9月限制人民币交易比特币后,中国监管的矛头再次指向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生产,俗称“挖矿”。尽管去年11月,相关电力部门对“全面禁止比特币生产”的说法予以澄清,今年1月,也有媒体报道称,央行并未对比特币矿场作出限期关停的要求,但中国对规范比特币生产、取消矿场用电优惠的态度已经基本明确,且监管层也已掌握了部分矿场的电费、税收、发电量等信息。值得一问的是,中国对比特币生产监管趋严后,对中国、海外的“矿工”会造成何种影响?是否会影响比特币“出块”(矿工通过算力来确认比特币交易)的效率?全球热捧的比特币底层技术区块链将何去何从?“理论上少了中国矿工算力,会打击出块效率,但事实上比特币的全球算力已经超负荷了,再加上矿机价格飙升、耗电成本高、挖矿难度上升,最终利润已经很薄,这次可以说是海外矿工得益。

”以太坊原链协会秘书长Roy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。“应该不是‘一刀切’式地全面叫停,而是要规范,此前有矿场违规用电的情况,同时以后也不会再有用电、税费优惠。”某大型比特币交易平台风控官Rico告诉第一财经。“矿工”几家欢喜几家愁就目前来看,每挖一枚比特币的成本(含矿机损耗),预计要1万~2万元人民币左右。

其中,电费占比也不小,记者了解到,四川某矿场此前聚集了近6000台矿机,而每天的电费也在7000元左右,一年下来总体消耗的电费接近300万元。此外,随着全球矿工前赴后继地加入挖矿的行业,而算力也早已达到了饱和,竞争的加剧导致挖矿的利润越来越薄。如今挖矿也越来越难。在“比特币之父”中本聪的设计里面,每挖出21万个区块,区块奖励就会减半,起初每个区块奖励50个比特币,而如今只有12.5个,到2020年则预计只为6.25个。

“一些矿工由于担心中国的监管趋严,其中也有移民去俄罗斯、冰岛的情况。”Roy对记者表示。挖矿的必备条件就是电价便宜、温度适宜矿机散热,俄罗斯、冰岛等火电、水电资源丰富的国家无疑最为合适。Rico分析说:“之所以矿场早前在中国聚集,主要因为中国人在矿机生产上绝对具有优势,有的还从海外买先进矿机回来学习,很快就能成形。

监管趋严后,中国矿机可能会转为出口。”在比特币诞生之初,1300个比特币才能兑换1美元;2011年,一枚比特币价格涨至一美元;到2013年,一枚比特币的价格上涨至900美元;经历了几轮监管冲击,比特币在暴跌后仍然维持涨势,如今一枚比特币的价格是16500美元(约合10万元人民币)。而由于比特币大涨,最初参与挖矿而且还能享受用电、税收优惠的矿工无疑收益颇丰,几年前最为疯狂的时候,比特币挖矿的高配矿机售价超过高达10万-20万元,最多的一天甚至能挖出2-3枚比特币;此外,挖矿显卡损耗普遍很严重,挖矿用的显卡也十分抢手,一般卖价上千元。在中国加强了挖矿监管后,“出块效率不会受到影响,而且海外矿工面临的竞争还下降了。

此前挖矿行业过度饱和,从这个角度来看,似乎监管对行业规范也是一种利好。”某位身在美国的比特币矿工对第一财经表示。比特币生产监管趋严1月5日,据第一财经报道,从权威渠道获悉,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(下称“互金整治办”)发布通知称,据有关部门反映,目前存在一些生产“虚拟货币”的所谓“挖矿”企业,在消耗大量资源的同时,也助长了“虚拟货币”投资炒作之风。根据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关于防范风险、限制偏离实体经济需要及规避监管的“创新”等精神,互金整治办的相关成员单位已于2017年11月20日召集有关省市整治办,围绕相关事宜进行了讨论。

据悉,监管层也在全面掌握从事“挖矿”企业的各方面情况,包括要求上报企业名称、成立时间、注册资本、矿机数量、营业收入、纳税情况和耗电情况。自监管的侧重点来看,“耗电”、“助长投机行为”成了关键。其实,要理解监管的逻辑,需要从比特币生产的过程说起。比特币生产需要发挥计算机的算力,而且极为耗电,但这对于水电站而言是一笔巨大的财富。